“孝老爱亲”袁国萍:让生命更有尊严地离开
发表时间:2019-11-22   来源:山西文明网
  袁国萍,女,1974年出生,中共党员,太原市精神病医院老年科(山西省太原红十字托老中心)护士,获2017年“孝老爱亲”山西好人。她从正式上班开始就一直跟随“中国好人”李丽珠在一起工作,见证了医院“医养结合”科室16年的成长经历。 

  如果说护理事业是爱的事业,护士就是爱的使者。护理事业的创始人南丁格尔有一句名言:“选择了护士就是选择了奉献”。每天面对精神障碍患者,面对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痴呆症患者,面对需要临终关怀护理的老人,她始终都坚持既要像照顾自己的父母一样用心尊重,又要像照料自己的孩子一样用情呵护。需要怀有超出常人的爱心、耐心、细心和责任心,不仅要做急救、打针、输液、更换胃管、尿管等等医学上的护理,还要做生活中的领取工资、购物、喂饭、梳头、洗脚等生活助手......甚至还要清理大小便以及与老人及家属沟通。这就是她作为一名临床一线护士每天的工作。早上来到病房,首先问候“昨天晚上您睡得好吗?” 每天下班前,她会再次来到病房看看老人“今天您感觉好一些了吗?”一句句简单的问候拉近了医护人员与老人之间的距离,一句句普通的话语,使老人感受到了医患之间的平等和真诚。 

  在护理工作中,精神障碍患者的护理、痴呆老人的护理、瘫痪老人护理、压疮护理、临终关怀护理是护理工作中负担最重、工作量最大、最具挑战性的工作,这也是在细微处考验一个人是否真正能够将护士工作当作一份爱的事业的基本修养,更是一个合格护士综合素质的完美诠释。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加速,护士扮演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今天的她除了要做好一名传统的护理者,为病人做好基础和专科的护理外,还要做好一名病房的管理者,学会和老年人进行有效沟通。 

  去年6月的一天中午,老人们正在吃饭,患有传染性肺炎痴呆老人武大爷因假牙误入气管,进而噎食,突然昏倒心跳呼吸骤停。人命关天,她根本来不及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便用手指去抠出病人喉咙口的假牙和食物,由于她的处置及时,把老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山西台“小郭跑腿”记者把王永志大哥送到这里,入院时大小便失禁,儿子不停的埋怨老人在家故意捣乱屎尿随便到处乱抹,医护人员刚给其换好衣服躺在床上,一股一股的恶臭味就扑鼻而来,大家捂着被子谁都不敢近他,袁国萍来到老人床前从被子里拉出他的手,满手都是大便!老人充满敌意的看着她,就要往她身上摔,她紧紧抓着满是大便的手,强忍着涌往心头的恶心,笑着轻声说:“王大哥我知道你有病不是故意捣乱,你控制不住大小便,我来帮助你处理”。说着她就与工作人员一起掀开满是屎尿的被子,用温水给老人擦干净满身的屎尿,再为老人又换上一身干净衣服,铺上尿不湿,这种情况一天之内发生了无数次。当最终看着王大哥平稳情绪,缓缓睡去,袁护士知道王大哥心里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他的明天会好起来的,而她的辛勤付出也得到了回报。 

  2013年,科里接治了一位轻度痴呆老人张大爷,老人性格孤僻,入院后,经常无端发脾气,烦躁无礼的指责工作人员饭菜不可口,病房设施简陋,老人见面一开口就是“孩子们什么都不管我,就是管我的钱我的房”,并且要和家人断绝关系,张大爷和自己的孩子几乎就不能见面,见面就吵,还在这里拒绝一切治疗,甚至绝食。在老人眼里,家人、单位的人、医护人员都是敌人,都在谋他的财产。袁国萍却在每天查房时都到老人房间里坐下来和老人聊天“大爷您要想回家看着自己的房子就得养好自己的身体,不吃、不喝、不治疗,你还哪有精力回家?”她担当起了心理辅导的棘手活,帮助老人分析原因,解除老人对所有的人存有的戒备心理,慢慢的老人接纳了她,认真地听从她的安排开始接受治疗护理。 

  有些不久人世的老人来到这里,医学其实已经无能为力,如何让他们享受到人生最后的温暖与关怀,让他们住在这里有愉悦心情,或者不留遗憾离开这个世界,这是袁国萍一直的内心关切。袁国萍经常抽空沟通、协调、老人和家属之间的问题,帮助解开心结,化解矛盾,淡然接受今生,面对来世。 

  她永远忘不了200911月太原市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那天是她送走的第一位老人马大爷,老人是心衰患者,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她和医护人员一起给老人吸氧气、输液、除颤、插管一边紧盯着监护仪,一边帮老人维持着舒适的体位安慰老人,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心电图突然显示直线,然而抢救工作并没有停止仍然坚持着,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如预料中的一样所有抢救都没能使老人起死回生,老人突然平静了,拉着的手慢慢的松开了,她看着老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因大雪封路她和医护人员一起踩着没膝的大雪,在漆黑的夜晚跌跌撞撞把老人放到运尸车上,当其亲属赶到时,看到老人安详的面容、整齐的穿戴,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哭喊。随后,感动地对袁国萍说:“你们替我们做儿女的尽了孝心。” 

  她的家就在医院院内,不论严寒还是酷暑,不管白天还是夜晚,无数次的紧急电话,她都会风雨无阻的赶到病房,为老人排忧解难,老人或转危为安或安详离去。她至今有一张不愿意看的照片是医护人员带老人到汾河公园游玩的照片,三十多个老人现在只剩下一位老人,那种感受常人无法体会。 

  护士这份工作太普通了,普通的许多人都忘记了这个职业,护士工作太琐碎了,琐碎的好象她自己什么也没做。护士工作太辛苦了,辛苦的许多人都不愿从事这个职业。二十多年的精神科护理,十多年的老年护理,她说谈不上热爱什么,只是选择了护士职业、从事了老年护理工作,就永不言弃!其实,护理事业对于护士来说,不同于外界的普遍认识,她们不仅要掌握护理专业的相关知识技能,还要学习大量的医学专业知识。“同病异护”、“异病同护”,在老年科有多少事例都证明了她们这些临床经验丰富的老护士在发现患者病情变化,医治危重患者的抢救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护理事业的发展无形之中折射出马斯洛的人类需要理论,护士早已不满足于实现患者最基本的护理需求,而是朝着实现患者自尊需求甚至帮助患者达到自我实现的阶段不懈努力着。她最常听到家属对我说的一句话:“感谢你对我爸我妈这么好,你真是好人”。护士就是好人的代表,好人一生平安。自从戴上了燕帽那一刻,她可以骄傲的说:“我就是护士。”“护理”是具有超高智慧的职业!寒来暑往16年的护理生涯中,她用专业知识和技能,用实际行动把真诚的爱心奉献给了一个个身患疾苦的精神病患者,一个个老年痴呆患者,一个个即将走完人生的老年人……她把她的职业价值定格在护理事业上,她把自己的工作目标定位在让患者满意上。护理事业已伴随她走过了10多年,并且还将继续走下去…… 

  曾经有人说:“拉开人生帷幕的人是护士、拉上人生帷幕的人也是护士”。袁国萍虽然不是迎接灿烂新生命的那个人,但她却毫不后悔地说:“我的工作让生命更有尊严地结束。” 

相关报道